首家特级建企破产启示录讨论

——20140618新鲁班读者群讨论总结

|鲁班咨询整理

据报道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中国建筑业领先企业、温州市唯一一家建筑施工总承包特级资质企业——温州中城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近日向法院递交重整申请,曾经的建筑航母已经资不抵债。一家特级资质濒临破产,为全行业的施工企业敲响警钟,我们对此冷静反思,温州的建筑航母,为何搁浅?给我们带来怎样的启示?建筑企业的下一步战略路在何方?

    2014618日,《新鲁班》在读者群组织了一场关于“首家特级破产启示录”主题讨论会,讨论热烈。共计50余人参与了本次讨论,近千人围观,最终形成近2万字的群讨论记录,总结为如下精华内容,与大家分享。

    建筑航母,为何搁浅?

    作为温州的建筑航母,中城建设集团宣告重组,在业界掀起不小的波澜,结合背景资料的阅读,及群友各抒自见,有人认为中城的重组具备一定的偶然性,另一部分群友则表示,中诚是建筑行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出现的一个必然现象,后面国内建筑行业将出现更多的“中诚集团”……

    偶然性VS必然性

    缘起互保,重组具备一定的偶然性

    温州中城案例有一定的特殊性。从公开资料显示,中诚董事长倪明连以中城作为平台想银行骗取贷款,再把资金放高利贷给建筑公司,谋取巨额差价,向中城借款的企业不堪重负,部分企业陷入困局,让资金链最后断裂,温州的企业在互保方面参与较深,让中城也深陷其中。

    另一位老总对此表示赞同,称中城的重组主要是因为温州的民间借贷所导致的,这一现象也仅仅会发生在温州,并不能说明是建筑行业未来发展趋势的某一征兆。

    互保背后,企业内部的决策与管控才是宣告重组的关键

    决策者对行业判断失误。有报道称,中城集团董事长倪明连于2012年表示,金融必须规范化,温州的金融诚信体系还是良好的。另外,他认为宏观的调控已经到了极点,再调整下去,不用三个月,就会有大片倒下。

    脱离主业。有传言称,中城集团从数年前就不做建筑业,做借贷,做金融了,比支付宝起家还要早。

    不重视风险管控。群友表示,安徽的项目投资失败仅仅是导火索,互保、资金链的断裂意味着企业管理的确实,对资金的风险管控不善,中铁建工某位老总表示赞同,她指出,某一两个工程就能拖垮一个特级企业,症结在于企业风险管控的前、中、后期管理的问题,这也是当前很多企业的共同弊病,注重扩大规模,而忽略企业的发展质量和未来的可持续发展。

    其他观点

    银行的监管问题。这个是典型的互保、联保出的问题,银行应该对其监管不力付一部分的责任。

    政府要付很大责任。政府的造城运动,为了自己利益只顾卖地收钱,最后房子卖不动,资金链随之断裂,中城的重组,政府需要负很大责任,理应由政府买单。

    放眼国内建筑行业,问题多多

    中城集团宣告破产,一个特级企业如此不堪一击,有偶然也有必然,引发行业人士的深思。而在当前的行业背景下,中城会是个案吗?建筑行业的发展,存在哪些挑战呢?窥一斑而见全貌,借着中城重组的话题,群内80多位老总争相发言,指出当前建筑行业存在的问题。

    市场化程度不高

    政府垄断思维严重。群友表示,目前听说的现象,院士封闭学校和企业,某建设厅推出建企业设备管理一体化系统等,都是垄断的思路。

    资质门槛替代市场自由资源配置。部分老总认为,政府采用资质管理的模式,替代了市场决定性的作用,后果就是关系竞争力成为业内主流,项目挂靠、资质买卖严重。

    同质化竞争严重

    国内建筑业专业分工不足,同质化竞争严重。经营领域过度集中于相同的综合目标市场,与此同时,专业化建筑企业比例远低于发达国家水平,与建筑业多层次专业化分工承包生产的需求不相适应。

    脱离主业,急功近利

    当前,主业利润很薄,趋利主义让众多的建筑企业家将主要的精力和资源投入金融或地产中。有群友表示,目前很多企业放弃做实业,而是专做后台金融,实际上很多建筑企业已经变质为金融公司。

    另有部分特级企业,目前实质就是靠卖资质,收取管理费为主。

    对上述忽视主业,急功近利的现象,部分老总表示担忧,如果没有一定的国际视野和做资本有戏的专业姿势,摈弃主业去做资本运作,资历再深厚的企业也必然垮台。同时,荒芜主业,逐利地产和金融,也成为中国建筑产品质量低下的关键因素。

    垫资严重

    从各位老总接触到的项目来看,在当前的环境下,地方政府缺钱,地产公司成本管控更加严格,大多数的地产项目,都是垫资。甚至有群友提出,如果施工企业不垫资,根本接不到项目,我们建企从来都不是纯粹的施工企业。

    部分群友表达了不同的看法,表示企业垫资不能盲目垫,要有自己的风险控制原则,如果真到了垫资的地步,也不会傻到全额垫资。目前从事房屋建筑施工企业,业主要求垫资到结构封顶,甚至会导致施工企业流动资金困难,可能会成为企业破产的导火索。

关于垫资,鲁班咨询杨宝明博士判断,在下一轮的经济周期中,垫资的情况将更严重,政府和开发商拿钱都比以前要难多了。

    当前建筑业存在的主要问题

    顶层设计不合理

    部分老总表示,顶层设计,即政府对整个建设体系的管理,决定了行业到底是行政指导,还是市场化资源配置。对于目前来说,除了部分企业之外,包括建筑行业、金融业都不是真正由市场来决定的。

即使十八大和2014年两会,政府强调市场化资源配置,提出混合所有制改革,将市场化的决定性作用摆在第一位,但部分群友仍然对政策能否真正落地,表示质疑。

    缺乏企业的战略定位

    群友纷纷表示,目前建筑业都是同质化竞争,资质成为评判企业的第一印象,导致大家拼的头破血流,主要为资质升级,而忽略打造公司内部的管控能力、项目管理的能力与核心竞争力的建设,从而最重要的企业战略定位,在大多数的施工企业中都不明确,或大而化之。

    在僧多粥少的时代,为获得订单不得不沦落到关系战,价格战,资质的战争。

    缺乏有战略眼光的企业思想家

    有群友表示,战略是需要企业家的格局和境界的,而当前,有战略眼光,有思想的企业家少之又少。

鲁班咨询杨宝明博士认为,关系竞争力和赚钱的理念已经深入骨髓的行业企业家群体,难以担当行业变革,创新的重担。在建筑业浸淫太久的企业家,已经将创新的基因荡涤殆尽,加上行业的管理难度本来很大,在缺乏生存危机的前提下,极少有企业家会静心思考企业的战略发展方向,而是奔波于搞好关系的路上。

   下一步,建筑业该如何行动

    资质之争

    多年来,政府一直通过资质管理指导行业发展,中城作为第一家特级企业宣告重组,也引起资质话题之热,作为政府,作为企业,是否还要以资质作为树立行业门槛,企业准入的关键条件?各位老总也形成了两派观点。

    1)弱化或取消资质

    ·中国政府的特级资质标准误导企业严重,住建部应引导施工企业走专业施工路线,而不是打破脑袋都去申请特级资质,最后无任何竞争优势;应把资质管理改为行业准入管理,重组建企行业;

    ·资质并不代表一个企业优秀的项目生产能力,不过是让关系竞争力更加突出,当资质演变为权利,害了企业,同样也害部分官员;

    ·资质可以起到一定的限位作用,但关键依然得靠市场这只无形的手来培植企业,实现行业的优胜劣汰;工信部废除资质就是很明智,现在制造业比建筑业发展好的多,建议学学工信部,以资质审批为主变成客户品牌认同和业绩认同;

    ·应该除非废除资质管理,否则建筑业永远还是那么几家,小的建筑企业的上升通道基本被堵死;废除资质,为企业减负。让市场去决定他的施工能力。

    2)资质依旧重要

    ·没有资质,是要命的,资质对于建筑企业来说,就是很大的资源,没有资质,根本不可能生产;

    ·都说资质管理模式错误引导了建筑企业,那么取消建筑业门槛,自由进入,完全靠市场,靠客户来选择承包商的路同样走不通,因为国家缺乏诚信体系;

    ·虽然资质管理,毛病很多,但国家出台资质管理的初衷,就是为设置准入门槛,即使是市场萎缩,业不可能出现300家特级企业一起去投标的行为。

    回归行业本质

    鲁班咨询杨宝明博士针对建筑业未来发展的方向,也提出了自己的观点:方向是回到行业本质:建筑企业还应该回到本质上来,项目要直接产生利润,金融的钱要赚,是一个趋势,但生产企业的本质还是要抓住。

    1)有特色的战略、差异化的战略

    如何做到特色,要有战略,也就是要有放弃。做差异化战略,做细分领域第一,更有价值。有时不做什么是战略,做什么往往不是战略。在战略上聚焦了,专注了,才能做出各种技术、成本、质量优势。

    2)真正的建设市场品牌,不只是资质

    在未来,企业实力的权重会在行业中加大,这是趋势。中建二局上海公司与万达一年的合作订单有上百亿,中天建设与万科也有上百亿,这些不是靠关系能做出的。今后战略级的客户有多少,决定了出路,靠关系吃饭的空间将减少。一级建企可以不要去追特级了,提升管理,在某个细分领域做出品牌、做成行业领先,是更有优势的战略。

    3)极强的精细化管理能力

    要做精细化管理就需要项目管理者有清晰的管理思路和丰富的管理经验,加强建筑企业成本管理和财务资金管理才是企业良性发展的王道,变化一个透明化的行业,才能市场化,互联网、BIM普及后,才有可能。

    借鉴国际先进经验

    中国的建筑业市场有自己的特色,但国际先进的经验依旧值得我们研究和探讨,群友表示,比如日本的清水和大成建筑公司的总部管控生产方式,就非常值得中国施工企业研究。


关注官方微信